风月手谈首页 >> 棋人谈综

和李世石漫谈-十番棋为古力抱打不平

联众专稿 蓝烈

10月27日下午2点,李世石乘国航班抵达首都机场,当晚4点45分也是乘国航班机飞往景德镇。景德镇是广西华蓝队第17轮的主场,广西华蓝队每年必有一次把景德镇设为主场。当天首都机场国际抵达厅人头攒动都是“白帽子”,原来中国穆斯林朝圣团也是这天归京。而且,从北京转机的穆斯林团体临时从出口进场,一进一出显得有些混乱,好在李世石还是那么醒目,一袭黑衣黑裤,黑长的头发,挎着一个黑包,拎着笔记本黑包。笔者此行的身份首先是李世石的翻译,然后是联众记者。为了忠实于前者,此行笔者基本没有举相机。

  简单寒暄,报明身份,接机完成。笔者知道李世石在飞机上熬了两个小时,需要补根烟,就提议他到厅外焖一口。烟是很奇怪的一种道具,可惜迅速消除男人间的陌生感,并建立起信赖。海明威的《丧钟为谁而鸣》里主人公首先给山洞里的游击队员们发了一轮烟,《野战排》里主人公无法拒绝被雨水浸泡的潦倒的败兵递给他的皱巴巴的最后一根烟。李世石的话匣子由此打开。

三星杯八强赛的影响,韩国国手战八强赛的败北

  李世石苦笑着说韩国国手战他等于是主动放弃了。10月21日韩国第58届国手战八强赛李世石执黑弈至第272手中盘败于朴永训。李世石说他忽然感到了难以遏制的厌倦感,国手战3小时的慢棋,即使过关还要打四强赛,关山重重,挑战权遥遥无期,其结果是草草输掉了。笔者问——

——是不是三星杯输给时越的影响?

  10月16日,李世石在2014三星杯八强赛上被时越逆转。李世石说“那是我必须赢得比赛,而且是可以赢得比赛,但是输掉了”。笔者问“最后不开劫硬杀,是不是可以赢棋?”李世石说:“那盘棋开头是我有了小失误,结果引来了时越更大的失误。接下来势成我可以必杀他一块棋的进程,但是我要命的一挖。。。但问题不在这里。我以前有过偶尔发懵的时候,看不清一手棋。但从来没有过一连十几手都发懵。和时越下,我就这么发懵了,简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李世石承认这盘输棋对他形成了严重的创伤,至今耿耿于怀,他还懊悔:“十六强战结束后我就回首尔一趟,回去后还喝了顿小酒,然后比赛当天早晨才回到儒城。我是不该回去的,但是十六强战后歇一天,我不知怎么在儒城呆不下去。”

  笔者再迟钝,也能感受到这可能是缘于十番棋后遗症。因十番棋李世石整整大半年游离于正常赛季外,他在名人战半决赛番棋输给李东勋,在天元战输给了弟子卞相壹。接着三星杯输给时越,国手战输给了朴永训。笔者问李世石是不是十番棋影响了其他比赛,但李世石是简单否认了。他只承认下赢十番棋后,三星杯前“有点兴奋”了。

李世石对十番棋的评价

  和李世石聊天,十番棋当然是重中之重。而李世石基本是为古力抱打不平,这一点很让笔者吃惊。

——你是怎么评价这次十番棋?

  李世石说:“我当然高兴赢了十番棋,但是盘外的因素过多影响了十番棋本身。”李世石所说的盘外因素,就是指比赛地点的选择。李世石说:“十番棋前三盘都很正常,但是第四到第七盘都不正常。”笔者问“第四盘是你的主场,这也不正常?”李世石说:“比赛地点虽然在新安郡,但我是从首尔坐车5,6个小时才到了比赛现场,其实是从韩国的边儿上跑到了另一边。”

  在今年3月,李世石在招商地产杯(杭州)、春兰杯(泰州)以及成都的十番棋第三盘不到十天里一口气三连败于古力。李世石很后悔参加了招商地产杯比赛,而且不满赛程安排的如此密集。李世石说“十番棋不该受其他比赛的干扰”。接着,4月李世石在自己的“主场”输给了古力,十番棋打成2比2,而李世石两月里四连败于古力。

  李世石说:“古力已经对我四连胜,十番棋的比分也扳成2比2,他正在势头上,这时主办方应该为古力准备最好的比赛环境。当然,比赛地点基本是十番棋前定好的,我和古力赛前也是不知道高原比赛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但结果表明云南香格里拉和拉萨,是根本不适合下十番棋的地方。到香格里拉后,我就直接上楼休息调整状态了,而古力是留在楼下应酬,当时我就觉得古力的脸色很难看。”

  李世石还说:“香格里拉对局古力有三次赢棋的机会,但是他都没有抓住。高原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对于六安的第六盘比赛,李世石也有不满。比赛在“奥地”(韩语的山地)进行,坐车颠簸几小时才能到达。而且赛场周边没有舒心的景致,也无法散步。李世石说,古力输给第五局后基本不可能赢了,他这个判断是出于胜负师对胜负走向的敏锐直觉。而重庆站的比赛。。。笔者记得李世石曾经说过“趁早结束,彼此才是解脱”,李世石笑着不置可否。

  李世石定义十番棋为“彼此不能输的比赛”,他庆幸自己赢了的同时,对古力抱有拳拳之心,并抱打不平。其实李世石的这一席言可以当做是举办十番棋的经验教训。如果几年后时越和朴廷桓下十番棋,一定要注重十番棋本身,在制定赛程、赛地时充分站在棋手的立场考虑问题,务必保证棋手不受干扰,能下出无憾的棋。李世石说“十番棋有七盘在中国下,这其实是古力的压力”,而对自己的“唯一主场”他也有不满。李世石满意的是“一个月只下一盘”,但又希望其他比赛的赛程不要干扰十番棋。最后,关于古力十番棋后所受的伤,李世石说:“如果我输了,何尝不是这样。。。”


午休结束李世石提前来到赛场,看队友的比赛

  到达景德镇的时间是晚7点,当地气温摄氏22度。在稍后的晚宴上,景德镇市政法委书记曹雄泰,广西华蓝集团董事长、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雷翔为广西、山东两队接风洗尘。在场还有山东景芝酒队主教练曹大元九段、华以刚八段、陈盈初段以及已故陈祖德九段夫人夏彩娟。景德镇市政法委书记曹雄泰是陈祖德九段的老朋友,这一渊源使得景德镇成为广西华蓝队的第二个“家”,每年必有一轮主场设在景德镇。景德镇,这一闪耀着千年瓷彩的安详的城市,又和围棋结缘敲响了下一个千年的经纬。而景德镇,事实上也成为了李世石的福地。

抵达景德镇的锦莱国际酒店是晚8点以后,李世石是直接回8层的房间休息了。笔者的房间也是在8层,房间里空气干燥,轰隆隆不停地响着上水的声音。笔者不胜其烦,深夜出去沿街溜达一会,酒店旁是景德镇学院。

  第二天上午9点15分,笔者准时在门口等李世石,在比赛日李世石是基本不吃早餐。李世石抱怨因轰隆隆的声音没有睡上觉,到凌晨3点还醒着。这个声音到午夜12点是结束了,可是午夜一过又没有热水了。笔者也是凌晨3点以后才入睡,而且基本是洗了冷水澡,也没有吃早餐,但笔者不参加比赛。

“先手必胜”,关于中韩新锐、中韩对抗

  笔者编译过一篇《韩国国家队探营-申旻埈的一天》的文章,申旻埈在他的书桌前贴上了“先手必胜”的字幅。申旻埈在入段前做了约一年的李世石的弟子,“先手必胜”是李世石留给申旻埈的“围棋要诀”。但是,“先手必胜”究竟是什么意思,从字面上理解是歧义太多了,好在可以问李世石本人。没曾想引出了李世石精彩的高论。


申旻埈的书桌前张贴的“先手必胜”

  李世石说:“申旻埈属于一种被动的棋风,所以我想教导他敢于出手,下富于攻击性的棋。无论是扑克、乒乓球还是围棋,最高手的属性都是进攻性的。实力的增长会经过这样一个周期:富于攻击性(或保守)的人实力增长后会转入保守(或攻击),接着积累一段时间后又转入攻击性,然后再保守,接着再攻击,然后又保守。。。但最终的最高境界必然是攻击性。总之,靠保守是做不了第一。”

——李昌镐不是靠保守的棋风做了第一吗?笔者问。

  李世石说:“李昌镐靠的是精确的形势判断和科学的官子,在李昌镐之前是没有人这么下过。而现在,(科学精确的)形势判断和官子已经是职业棋手必备的基本素质了。在这个前提下,现在的围棋只有敢于进攻敢于表达才能成为第一。”

  卞相壹也是李世石的弟子,我打开手机给李世石看了农心杯上拍到的卞相壹的照片。在10月21日的第19届农心杯首局,卞相壹作为先锋出场不敌一力辽。笔者说“卞相壹显得紧张,感觉还是个孩子”,李世石说“还需要一年时间才能看出到底有没有”,李世石打算回去后用一个月时间集中给卞相壹上课。关于中韩新锐,李世石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李世石说:“韩国下一代新锐主要看‘二申’。其中,申旻埈明年一年很重要,如果明年表现不出‘到底有没有’,基本是无望了。申真谞今年15岁吧?他还有两年时间,后年对他非常重要。”

  笔者说今年罗玄终于冒出来了,获得物价信息杯,已经很厉害了。但是,李世石似乎并不看好罗玄。这也就引发了关于中韩新锐层的问题。

  李世石说:“(尽管去年中国新锐斩获大量世界冠军)中韩新锐层现在大体上还是保持着均势。罗玄的实力和中国最强的新锐差不多,问题是‘差不多’就不行。因为韩国有一个罗玄,中国就会有10个罗玄。韩国如果想压倒中国,必须出现比所有中国新锐都强的一个新锐,而且只要一个就行。”

  李世石觉得,去年中国新锐尽管拿了很多世界冠军,但看不出谁是真正的下一代王者。笔者冒失地提到“时越”,李世石正色地说:“时越已经是最强,前年他赢了我后获得了世界冠军(LG杯16强战),当时我就说了时越最强。”

——你是说朴廷桓之后必须出现朴廷桓级别的棋手?你能看出韩国谁有这个潜质?笔者问。

  李世石说眼下是看不出来,所以需要等。其中卞相壹、申旻埈需要等一年,申真谞需要等两年。但是笔者觉得,李世石是“充满希望”地等着“二申”和卞相壹出彩,至少是值得等待。而对于罗玄,李世石是否定了,他同样也否定掉了中国这一茬新锐。笔者遗憾是没有问他对柯洁的看法,柯洁在24日刚刚获得了阿含桐山杯冠军。在28日这一天,韩国外援在第17轮围甲取得了六战全胜,其中李东勋在主将战上战胜了柯洁。在回程的路上,笔者补充问对李东勋的看法。李世石说:“也是17岁了吧,虽然下得很有韧性。。。”显然李世石同样否定掉了李东勋。


华以刚八段和陈盈初段探讨棋局,他们在景德镇学院挂盘讲解了这盘棋。

  两年前,李世石来过景德镇,他和古力下了“瓷都论道-巅峰对决”比赛,结果李世石赢了。28日围甲第17轮广西华蓝队主场对山东景芝酒队的比赛开始,李世石和江维杰下主将战比赛,之前李世石对江维杰是2负1无胜负。这天李世石落子奇快无比,比赛结束时用时还剩40分钟。江维杰在即将进入读秒时中盘认负。赛后复盘,笔者做翻译。焦点在于右上角的劫争引发的中腹之战,李世石认为黑棋应及时消右上角的劫。而在中腹的战斗,李世石认为黑棋应强悍开劫,如此他就没把握。而江维杰是觉得黑棋上边没有安定,劫材又少,所以选择了转换。而双方一致认为,中腹转换后是白棋好下的局面。

关于中韩对抗,关于他自己

李世石对今明两年中韩对抗的形势抱有很大乐观。尤其明年,他认为韩国将压过中国。李世石的这个结论让笔者感到讶异,今年韩国“刘昌赫新政”后成绩确实复苏,但是到年末赛季收官之际韩国在百灵杯等大赛还是显得后继乏力。而且笔者认为朴廷桓、金志锡这一对组合大赛的心态多少有问题,比如朴廷桓,如果只看实力他早就不止一冠了。

  但是李世石说:“朴廷桓和金志锡还有三个比赛可下(三星杯、LG杯、春兰杯),他们只要拿下其中的一个就可以了,我认为他们肯定能办得到。如果这一冠拿下来(最好是三星杯),韩国明年会压过中国。”

  笔者不认为下个月的三星杯半决赛朴廷桓一定能过唐韦星这一关,甚至更看好唐韦星。因为朴廷桓应氏杯决赛输给范廷钰和今年百灵杯半决赛番棋输给柯洁的“心理问题”没有迹象表明已经得到解决,这明显不是实力的问题。而另一盘,金志锡真的能过时越这一关?说到金志锡,李世石也有自己的担忧。

  李世石说:“今明两年对金志锡太关键了。25岁是棋手最后的巅峰期,金志锡如果抓不住这三个大赛中的一个,只会迅速下滑,之后再也不会有机会。如果抓住了,他还可以继续一年。朴廷桓,他还有两年机会。”

  笔者忽然觉得李世石有某种“时间强迫症”。无论是新锐问题,还是中韩对抗层面,他都是一年,还是两年来算计的。而且无论是对局还是机舱里独处的时刻,李世石的“莲花指”始终不停地摆弄着各种造型,状如结印,让笔者怀疑是不是得到了密宗高人的传授,其中食指是一翘一翘的一直在算着什么。那么,李世石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时间”呢?

  李世石说:“今年我就一个Let’s Run PARK杯可下,这个比赛我一定要把握住。明年,我也就剩明年这一年,我必须好好把握住。”

  因为十番棋,李世石今年放弃和被放弃了一系列国内外比赛。除了十番棋外,唯一收获是亚洲电视快棋赛。Let’s Run PARK杯是韩国赛马会今年新推出的赛事,冠军奖金8000万韩元,相比国手战的冠军奖金是4500万韩元。明年的这一时刻,李世石会不会翘着食指算计后年呢?笔者认为后年的这一时刻,李世石的莲花指依然会在他的时空里优美地划动。


李世石在景德镇学院操场和小朋友们下多面棋。

  李世石和江维杰复盘完毕,就去了景德镇学院挂盘讲解的现场。没想到大堂内坐满了人,华以刚八段和陈盈初段的讲解正到了酣处,氛围蒸腾。李世石谈感想:“景德镇我来过两次,而且这两次我都赢棋了,所以我非常高兴来到了景德镇,在景德镇我好运相随(口译时笔者后悔没有加上‘景德镇是我的福地’)。”陈盈初段提议李世石给现场学棋的小朋友建议,李世石说“在很多场合被问到了这个问题,我觉得下棋首先要快乐,然后要多下。简单说,要下‘快乐围棋’。”陈盈初段大声重复了‘快乐围棋’,引来现场的热烈掌声。

  出了讲解现场,就赶往多面棋现场。景德镇学院的操场也是人山人海,主席台广播及时通报“欢迎世界冠军李世石九段来到现场”,李世石就被围在人群里合影又是签名。现场约20台多面棋,李世石下其中的约8盘,每盘下了约10手。这时李世石的脸上难得绽出了“快乐围棋”的笑容。而和江维杰复盘时,笔者简直以为输棋的是他呢?


李世石为笔者签的扇子

  回程前,李世石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酒。李世石向华以刚八段敬酒,感谢他为这盘棋做讲解。李世石还主动把广西华蓝队的队友们招过来同饮庆功酒,这天广西华蓝队3比1战胜了联赛榜眼山东景芝酒队。他还向廖行文敬酒,为三星杯十六强战赢了队友廖行文感到愧疚。李世石真的很关心广西华蓝队的表现,对他的队友们也是挚爱有加。宴会中李世石还谈到了酒(其实李世石还谈到了烟),他是基本不喝啤酒,韩国的低度烧酒只是勉强好于葡萄酒,而中国的白酒才是最好喝的。

——笔者忽然意识到,李世石已至少是半个“中国人”了,何尝不是呢?

廖行文周睿羊.jpg